单排之王[综英美] 第50章 第⑤〇章

作者:叶猗书名:单排之王[综英美]更新时间:2019/01/13 10:44字数:802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宴会还在继续。

  艾莉娅现在相当确定, 并没有人真的厌恶或者排斥她, 这些人只是更加在意火巨人王和海神一家的仇怨,倘若真的引发了新的战争, 他们也并不会畏惧战斗,许多人会哀悼身边亲友的死亡, 却也将战死视为一种高尚的荣耀。

  这里大多数是阿萨神族,时间稍微一长,就有几个发色浅淡耳朵尖长的高等精灵凑过来, 一脸欣慰地向他们的国王致意, 大家都端着酒杯甚至酒壶,一副今天我们要喝得不死不休的姿态。

  艾莉娅并没有到美国的法定饮酒年龄, 但她也并不是真的那么乖巧听话,没到岁数就滴酒不沾, 而且她的监护人都是移民, 他们的国家可没有那么多要求,祖母说起家乡的亲戚, 他们甚至用筷子沾着酒去喂抱在怀里的婴儿——

  简而言之,她很能喝, 而且从小到大就根本没喝醉过。

  现在看来,可能还是血统问题……

  她和来自亚尔夫海姆的精灵们聊了一会儿,他们如今都已经搬到了阿斯加德, 不过对于故乡的情况也算了解。

  实际上, 阿斯加德也在泛滥灾祸, 只是那些怪兽被魔法驱逐到艾达华尔平原之外, 而且这里的战士极多,他们想要靠近仙宫周围非常困难。

  亚尔夫海姆的灾祸范围并不比阿斯加德扩散得更厉害,只是有一些很难对付的、被灾祸污染的龙族,而且黑暗的源头埋藏在皇城深处——

  艾莉娅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,“里面到底有什么?”

  精灵们一脸讳莫如深,有个人压低了声音回答:“我们将被灾祸污染的龙族称为妖龙,它们徘徊在原野和海洋之上,会攻击每个所见的生物,在黑夜来临之际,它们从皇城的废墟之中飞离,飞向我们的城堡和村庄,倘若不幸遇到他们,就只能战斗到黎明……几百年了,夜晚已经越来越漫长。”

  大家又喝了一杯,另一个精灵说,“殿下,不要介意那些神族的话,我们期待你归来固然希望你能解决那些龙族甚至灾祸,但是既然连奥丁都无法处理,我们又怎会强行将责任压在你的肩上,倘若陛下还在的话……”

  精灵们的神情纷纷变得黯然低落,眼中的悲伤几乎要溢出,显然他们深深怀念着逝去的国王。

  艾莉娅看着他们难过的眼神,“他……我是说弗雷,他并不是精灵,但你们依然很喜欢他。”

  “当然了殿下,陛下是我们心中最完美的国王,在我们小的时候,亚尔夫海姆的年轻人们十有八九都爱慕着他,哪怕他结婚了。”

  “我更喜欢芙蕾雅殿下,哪怕她也结婚了……”

  艾莉娅无语地看着他们。

  精灵们反应过来不由向她道歉,后者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我也希望我还记得他们的样子。”

  宴会上的神族们喝多了酒,有些人唱起歌来,歌词发音奇特却异常贴合旋律,歌声断断续续地回荡在空荡的殿堂里,像是在歌颂战争和荣耀,又像是讲述一个漫长的关于黑暗与希望的故事,有更多人加入了合唱,在醉酒中人们唱得高低错落有些杂乱,混合着黄金酒盏坠地的清脆声响。

  艾莉娅隐约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,但是仔细想来又不知道那是什么语言,旁边的精灵见她的酒杯空掉了,刚想走上来继续倒酒,一眼瞥见黑发神只站在远处回廊上,几个精灵对霜巨人王没有太多好感,但是也维持着最基本的尊敬,向对方简短地致意。

  金发少女这才回过头来,洛基依然冷淡地看着她,仿佛他们从不曾在地球的雨夜里多次交谈,“奥丁还有话想要对你说。”

  艾莉娅告别了精灵们,她知道洛基正在装着不认识自己,也就配合他不说话。

  两人穿过安静的回廊,与一组巡逻的卫兵擦肩而过,他们动作标准地行礼,然后目不斜视地离去,和之前热情地与索尔打招呼截然不同。

  神王正在侧翼的宫殿中等待她,这次他卸下了甲胄,手中的永恒之枪也消失了,看上去就像是任何一个慈祥和蔼的祖父。

  艾莉娅喝了起码有两壶酒,但她现在非常清醒,“陛下。”

  奥丁摇了摇头,“你是我的孙女,这里都是你的家人。”

  小姑娘微微侧过头,似乎有些抗拒地看了一眼那个黑发男人,“王子殿下可能不这么想。”

  洛基更加干脆,“她不是我的女儿。”

  奥丁了解幼子的脾气,在他所有的儿女中,表面上看索尔才是最让人头疼的那一个,其他人小时候都是乖巧听话的,长大之后也不会在大殿上公然和神王吵架,然而实际上,他们都是深沉内敛的性格,哪怕芙蕾雅的风流事迹传遍九界,她那些露水情缘的崇拜者们也从未走进过爱神的心里——

  洛基其实和她有些相似,鉴于他的许多魔法都是爱神教导出来的,他们的关系亲密,相处起来却经常唇枪舌剑互相讽刺,当然这只是芙蕾雅心情好的时候,否则她根本不在意弟弟的叫嚣,就像是索尔小时候曾经多次找她挑战,都直接被传送出去丢到宫殿外面。

  “好吧,”神王似乎真的有些苦恼,他皱着眉看向小儿子,“既然你这么说,但你总该带她去看看你的姐姐——”

  黑发男人反应冷淡地转过身,扫了一眼金发姑娘,“走吧。”

  艾莉娅开始有些明白洛基想做什么了。

  果然,他们在外面的走廊上碰到了索尔,雷神抱着手臂靠在栏杆上,他应该是听到了他们的刚才的对话,现在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。

  “洛基,她只是个孩子,无论你是否接受这件事,都不是你向她发脾气的理由。”

  “我没有生气,”洛基似乎在勉强保持冷静,“或者说,我生气是因为我说过我和芙蕾雅没有关系,她不可能是我的女儿,然而没人相信我。”

  “你在她和情人约会的时候跑进去——”

  “因为她答应要教我魔法,除了母亲之外,她是唯一愿意和我探讨魔法的人,而且她不会像你一样拉着我去进行什么愚蠢的比试或者探险!”

  “你还在诸神面前指责她的情人太多,你知道你当时多么像是遗憾自己没有成为其中之一吗?”

  “这是无稽之谈,我根本不在乎这些,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看到这家伙不应该欣喜若狂吗?”

  艾莉娅默默推开了洛基指着自己的手。

  “哦,弟弟,”雷神一边摇头一边按上他的肩膀,一副我已经看透了你的样子,“你不愿承认,但你总是比你表现出来的要善良许多。”

  “而你总能说出比你的表现还要恶心的话。”

  索尔还想继续说,忽然发现金发姑娘转身走了,“等等,艾莉娅,你去哪里?”

  “我不想打扰你们的调情,”艾莉娅走远了一点,“你父亲说让他带我去看看芙蕾雅殿下,虽然我不太理解怎么回事,因为人们都说她去世了,反正我自己可以去看,你们继续,继续。”

  好了,她差不多能理清情况。

  洛基越是这样表现,人们越是相信他就是自己的父亲,他显然是故意让他们这样误会的,至于原因……

  艾莉娅还记得平安夜里尝试魔化显露出真身之后,洛基说自己身具风与海两种属性,而且让自己不要暴露给别人,也许那会招来什么隐患,所以他干脆让人们误会他们的关系?假如自己是霜巨人和华纳神族的混血,也许别人就不会要求去见证她的真面目——

  尤其是她还和亲生父亲关系僵硬相看两相厌。

  她风中凌乱地脑补着,总觉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下埋藏着什么惊天真相,至少大部分影视文艺作品里就是这样的,哪怕在地球上认亲都可能牵扯出一大堆事,更何况是这些几千岁的神明,过去的故事总是离不开秘密甚至y谋。

  洛基烦躁地离开了。

  雷神略带歉意地看着她,但似乎也知道她不会为这种事生气,“抱歉,我带你去吧。”

  爱神的仙宫也坐落在艾达华尔平原之上,这是阿斯加德最富饶的中心地区,诸神们的宫殿鳞次栉比,神王的金宫之外架起无数高耸的廊桥。

  这些黄金桥梁在天空中纵横交错,每一道桥通向另一座主神的寝宫,向下能望见稀薄的云雾,蒸腾的雾气之下,就是星罗棋布的城市街道,依稀勾勒出闹市的棚顶和错落的楼房,向前能遥遥看出高耸的尖塔和壮美的殿堂,轮廓时隐时现在翻腾的云海中。

  “那就是弗尔克范格,芙蕾雅的宫殿,”雷神望向远方云雾中的华丽宫殿,“你的母亲是最富有的神之一,数不清的神明愿意将稀世珍宝捧到她的面前,而且最重要的是,父亲总是允许她保留从外星带回来的战利品,她又很少打败仗,因此在我出生之前的那些年,这座宫殿就建成了。”

  艾莉娅倒是有些理解曾经洛基说的话,譬如自己本该拥有更好的生活,但是另一方面,假如她一直在阿斯加德,说不定已经死了,毕竟这些毁天灭地的主神都已经化为历史——

  最重要的是,在纽约旅行这个糟糕的选择之前,她真的觉得自己过得很好。

  “你在中庭的家人如何了?”

  索尔看向正望着爱神寝宫出神的金发少女,后者那双浅淡的眼睛在阳光里更是过分剔透,氤氲着莹润的光泽像是盛夏温暖的雨水,“他们安详地病逝了,就在去年。”

  “抱歉,”索尔并没有向复仇者们探求她的过去,这毫无必要,他想知道的话会亲口问她,这个答案有些悲伤,但是也在意料之中,毕竟她似乎居无定所地在纽约漂流,“我……我应该早一些去地球找你。”

  艾莉娅摇了摇头,“我在地球只有十七年的经历,我被人扔在他们的花园里,那时候我还是婴儿,而这些年我的成长过程和普通地球人是一样的,我猜,在之前的一千年里,偷走我的人也许对我做了什么事,让我的身体一直处于婴儿的状态——”

  “是灾祸!”

  雷神沉声说,他的表情和眼神骤然变得溢满怒火,湛蓝的眼瞳像是霜冻冰面上骤然烧起烈焰,他攥紧了姆乔尔尼尔的握柄,一字一顿地说,“那些人一定是在用你吸收灾祸!整整一千年!倘若我知道是谁的话,我一定会杀了他们——”

  少女瞳孔骤然缩紧,“什么?”

  “我知道你可以吸收灾祸,”索尔转向她,“你解决那个灾祸之兽的时候,你吸收了它,这也是我能确定你是谁的原因之一,你以前就能做到!弗雷曾经在与那些怪物作战时受伤,他的手臂都被黑暗所污染,他不敢触碰你,但你,你抓住了他的手,芙蕾雅几乎要疯了……”

  雷神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个场景。

  ——英俊优雅的光明神一脸的震惊和懊悔,爱神怒火万丈恨不得将魔杖拍到兄长的脸上,年少的雷神在门外尚未走进去,只看到宫殿里神侍们纷纷跪下,在神明狂乱交叠的威压中战栗。

  “你知道,神域人,无论是你们还是我们,假如接触到灾祸,尤其是主神们,不会像是很多弱小的种族那样直接被吞噬,灾祸只会埋藏在身体里,只要下一次与灾祸之兽战斗时,它们能将这力量吸走,这事就解决了,虽然这过程很危险,但是……”

  索尔努力组织语言,“弗雷身上的灾祸被你吸收了,而且,在你身上看不出任何痕迹,要知道,假如我们身上带有灾祸,它们就在皮肤之下,会将血管污染成黑色,根本无法遮掩。”

  艾莉娅有些惊讶地看着他,“你是说这件事被别人知道了,所以他们处心积虑把我偷走,是用我的身体去吸收灾祸?”

  “我想是的,因为有一段时间你停止了生长,在你吸收灾祸之后,”雷神沉重地点头,神情愤怒中透露着困惑,“我们都没有想过是这个原因,我以为没有人知道,因为芙蕾雅洗掉了在场所有人的记忆,除了弗雷和我之外……我发誓我没有告诉过别人。”

  “肯定不是你的问题,”艾莉娅也不认为索尔会去宣传这种事,尤其是在他知道芙蕾雅给观众们洗脑之后,“……我们到了。”

  这座看似漫长的廊桥走到了尽头,炽热的阳光滚过黄金铸造的桥栏,在散去的云雾之后,前方的宫殿群落宛如画卷般徐徐展开,爱神展翼的雕像矗立于门庭之外,她似乎在眺望着远方,像是期待着谁人的归来。

  “芙蕾雅未曾完全死亡,她以亡魂的状态归来,封锁着这座宫殿,不与任何人见面交谈,我们都只能站在这里,不能再向前一步,不过假如是你……”

  艾莉娅不禁再次震惊于爱神的力量,无论是她已经死了却以亡魂状态存活,还是她这样都能维持魔法挡住神明的脚步——

  “我进不去。”

  金发少女很干脆地说,她抬起手,指尖穿过虚无的空气,忽然停在半空中,不能再继续向前分毫,仿佛触及了一道无形的壁障,也像是一堵不可逾越的高墙,她放下了手,“要么你认错人了,要么就是她也并不想见我。”

  索尔下意识想要安慰她,鉴于第一种可能性基本不存在,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,他有时真的不了解自己的兄弟和姐姐都在想什么——

  小姑娘似乎也没有很失望,只是疑惑地看向宫殿的门口,阳光照不到的回廊里y影覆盖,深处仿佛只有无尽的黑暗,笼罩着那些从各个星球劫掠来的珍宝,曾经欢歌宴饮不断的大厅里也只剩下一片晦暗死寂。

  “既然这里不行,我觉得我应该去亚尔夫海姆转一圈,而且,这意味着我要做好准备和一群灾祸龙战斗,对吧,”她很冷静地总结了一下任务,“我记得有个游戏专业打龙*……”

  后面这句话她没说英语,雷神一时没有听懂。

  艾莉娅打开了steam,望着如今六折的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陷入了沉思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